当前位置: 首页 > 奇闻异事>宋子文去世留给妻子遗产500万美元>正文

宋子文去世留给妻子遗产500万美元


1950年代初,宋子文夫妇与女儿、大女婿合照。前排左起:小女儿瑞颐、大女婿冯彦达、大女儿琼颐、二女儿曼颐
2008年3月,宋子文的长女宋琼颐女士在上海宋家旧宅参加,她对这架宋美龄的钢琴很有兴趣
宋子文与长女宋琼颐
宋子文的长女宋琼颐说,“我们是很普通的家庭,我的父母希望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所以我们从来没感觉到宋家很特殊”。
撰稿?贺莉丹(记者)
离开中国60载,宋子文的长女、年已八旬的冯宋琼颐(Laurette Soong Feng)回到故土。
2008年3月23日下午,冯宋琼颐从纽约飞抵上海,参加《宋子文与他的时代》、《宋子文驻美时期电报选》、《宋子文与战时中国》三本新书的发布会,此为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共同合作完成的著作。
冯宋琼颐在上海的几日行程安排紧凑。3月24日上午,她携两个儿子及儿媳一行前往宋园路21号的宋庆龄陵园,祭拜祖父母宋耀如与倪桂珍陵墓,并参观了淮海路上的宋庆龄故居及香山路上的孙中山故居。
“这次是三本新书的主编、复旦大学历史系吴景平教授先发起的,因为Laurette是捐赠她父亲宋子文档案的重要人物”,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宋子文小弟宋子安的儿媳宋曹?璇(Shirley Soong)表示,冯宋琼颐的中国行程约在半年前就开始酝酿。
“Laurette这次很开心、很兴奋,我本来担心她背痛、脚不舒服,很怕她不愿去外面走动,结果她精神还不错,她大概没想到会受到这样大的欢迎”,宋曹?璇介绍,来上海之前,冯宋琼颐先特意去泰国倒了三四天时差。
上海是冯宋琼颐的出生地,位于东平路和岳阳路的两处宋子文旧居,是她生活近十载之地,印象仍清晰。其中,岳阳路145号的宋家旧宅目前已成为上海老干部活动中心,温暖的春光下,一楼的活动室坐满了打牌跟闲聊的老人们。对冯宋琼颐而言,已物是人非。
“那个房间是佣人房,这边是我的卧室,摆了三张床,我和妹妹们住一个房间。我想不起阳台是不是这个样子了,可能后来加宽了”,冯宋琼颐饶有兴致地为随行人员介绍,“回来后,我恢复了好多记忆”。
3月28日上午,在陕西北路的宋家旧宅参观时,宋琼颐一身玄色呢质连衣裙,妆容精致,搭配别致的珍珠项链,坐时,她稍稍侧身,仪态万方。在纽约宋美龄过生日或过圣诞等很多宴会场合,宋曹?璇常与冯宋琼颐见面,在她的印象中,冯宋琼颐“很天真、直率,很爱漂亮,永远打扮得光鲜、靓丽”。
冯宋琼颐看到二楼有一幅父亲宋子文与母亲张乐怡的结婚照,33岁的宋子文身着礼服,18岁的张乐怡身披白纱,“很漂亮,但这张照片不太像妈妈”,宋琼颐摇摇头,陪同她的儿子冯英祥准确地报出外祖父与外祖母的结婚日期??“1927年6月14日”。
“父亲宋子文听到采访会头痛”
1894年12月4日,宋子文(T.V. Soong)出生在上海同仁医院。1912年10月,18岁的宋子文前往美国哈佛大学主修经济,1915年由哈佛毕业后,他赴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1923年,宋子文出任广东革命政府中央银行副行长,从此步入历史舞台,其后,宋子文相继出任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中央银行行长、外交部长与行政院长等重要职务,政治生涯长达26年。
宋子文与张乐怡(Laura Chang)有三个女儿:长女宋琼颐(Laurette Soong),次女宋曼颐(Mary Jane Soong),三女儿宋瑞颐(Katherine Soong)。
1928年,宋子文的长女宋琼颐出生在上海,“在我小时候,我们都是在家里学习,我们没有到学校去,请老师在家里教,早上学英文,下午学中文。因为当时发生小孩被绑架事件,父亲觉得太危险,就让我们在家里读书、写字。有时我们就在家里的园子里玩,出去时总有卫队陪着,所以父亲也放心”,冯宋琼颐回忆,她小时候,最远到苏州,南京也去过,“母亲、妹妹一起,有秘书跟着,父亲坐飞机,我们也坐飞机”。
有照片为证。童年时的宋琼颐,扎两个羊角辫、穿碎花连衣裙,亲昵依偎在父亲宋子文怀中,幸福浅笑。“宋家是非常西化的家族,父亲跟女儿很亲密。我相信,在这个家族,这是很自然的情感表达。在西化的家庭,他们大概一天跟孩子讲几百遍‘I love you’。而中国的家庭比较含蓄”,宋子文小弟宋子安的儿媳宋曹?璇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小时候,我背过《长恨歌》,但现在都忘记了。我不记得中文老师的样子了,只记得她是一个中年女老师;我也不记得家里有多少佣人了,只记得有卫队、有烧饭的人”,童年一些记忆,由于年代久远,渐趋模糊,冯宋琼颐的讲话常常停顿。她习惯用英文表达所思所想,并常将问询目光投向一旁守候的次子冯英祥,“Michael,我跟我父亲聊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母亲孩子气的神态,往往让冯英祥按捺不住地笑出声来。
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宋子文绝大部分时候都很忙,但他能达到工作与休息的平衡,母亲张乐怡是父亲的贤内助,“我母亲对我父亲的帮助很大”。
1926年11月,宋庆龄、宋子文姐弟一行为国民政府迁都事宜先行北上,以作筹备,途中一个偶然机会宋子文结识张乐怡。作为父母掌上明珠的张乐怡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英文极好,为江西九江富商张谋之的女儿,张谋之曾创办并经营牯岭张兴记营造厂。宋子文与张乐怡一见钟情,很快订下终身,1927年,他们喜结连理。张乐怡曾随同宋子文参加许多重要外事活动,为人低调。
在冯宋琼颐的长子冯英翰(Clifford Feng)眼中,外祖母张乐怡非常贤惠,“我的外祖母有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模板,她喜欢自己挑选布料定做一些中国样式的衣服”。
1937年,冯宋琼颐离开上海,先到香港,之后去美国上学,“父母要我去美国学英文,那时快打仗了”,她回忆,“一开始我们住在美国加州,一年后我们去了华盛顿,后来我进了华盛顿的教会学校,我们在华盛顿和亲戚住在一起,当时父母大部分时间在重庆”。在美国时,冯宋琼颐的业余爱好是跟许多小朋友一起逛街、购物、看电影,她跟家庭的联系大部分通过写信,她告诉父母自己在美国的生活与学习情况。
1940年6月,宋子文以蒋介石私人代表的身份赴美,接洽援华事宜,1940年10月22日中美正式签署2500万美元的“钨砂借款”,在1941年2月4日又与美方签署5000万美元的“金属借款”,宋子文在外交上长袖善舞,全力以赴。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任兼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吴景平教授在其《宋子文评传》中提及,美国历史学家巴巴拉?塔奇曼对宋子文当时在美国的游说活动这样评述:“宋子文是他那个时代最不知难堪不怕疲倦的游说家。他运用了一切可以想象的接近罗斯福总统的渠道,……这些人被他的令人难忘的说服力所打动,答应把他关于各种形势无可挽救的信件转交给罗斯福总统。”
1944年12月18日,宋子文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他的照片下的文字评论为,“中国的宋子文:通往胜利的道路是艰难的”。“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很幸运能认识《时代》周刊的创始人亨利?鲁斯(Henry Luce),亨利的童年在山东度过,他对中国很感兴趣,他跟宋子文、宋美龄的关系都很好”,冯宋琼颐的次子冯英祥(Michael Feng)介绍。
1945年8月,宋子文完成中苏友好协定的签订,回到中国后就任行政院长。在1948年、1949年前后,冯宋琼颐曾回过一次中国,她仍记得,在南京的路上driving jeep(开吉普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那时南京的路上车不多,而且路很宽”,那时她不到开车的年龄,也没有驾照,她显然胆子不小。
1949年1月,辞去广东省政府主席一职的宋子文,再无担任过国民党政府任何职务。是年6月,宋子文自法国抵达美国。1953年,在蒋介石批准的开除国民党党籍名单上,孔祥熙与宋子文分列前两名。
“和其他移住国外的人一样,先父晚年也开始过着新的生活。他每天在纽约中央公园散步,午后小憩,与朋友共品美味小吃,观看美式足球,打牌,和外孙们一起捉迷藏。先父既对医学津津乐道,也会为证交所的新上市公司兴奋不已。如同他的父亲宋嘉树先生,先父总是心系中国与圣经”,在新书《宋子文与他的时代》前言部分,宋琼颐这样写道。
“战后我父亲到了美国,那时他已退休。我父亲在美国时,从来不讲以前的事,也不和我们讨论政务要事,他和罗斯福、丘吉尔都会面过,但这些事他从不跟我们讲。My father did not like discuss(我父亲不喜欢讨论),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总是很忙、很累,所以我们不太问他。我们都能理解他,We try not to make life difficult for him(我们努力不给他造成麻烦),我们也不想多问”,冯宋琼颐感喟,“父亲是不太爱说话的人。我想,如果父亲那时听到‘interview’(采访),头都痛了。”
宋子文有一张手拿香烟的照片,“我父亲不抽烟。那时抽烟很时髦,照相师可能觉得我父亲拿根烟看上去更放松,他是拿根烟做样子”,冯宋琼颐解释,“我父亲就喜欢看书,尤其是历史书;他偶尔到外面散散步。他年轻时在上海,有时到虹桥路骑骑马。现在的虹桥路,都是店了”。
“父亲很爱我们,他希望我们做正确的事,他希望我们走正直的路,所以对我们很严格。我的父亲从不迟到,他也这样要求我们”,冯宋琼颐说。

分享至:

随便看看

股票战法
奇闻异事标签: 宋子文